寒冬.暖冬 微小说
 

寒冬.暖冬 微小说    

“哎呀,好冷啊!旭姐,麻烦你帮我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吧,这么冷的冬天,21摄氏

冷死我了!”年轻而又廋弱的洗手护士玲对巡回护士旭 说。
   
“不要调高啦这个温度刚刚好。”一旁的麻醉师阻止道,他神情轻松地抖动着肥胖的身体。巡回护士旭难为情地看了看玲,没有马上回答。这种尴尬的场面,旭早已经司空见

惯,同一个温度,有的觉得冷,有的觉的热,最要命的是个别主刀医生特别爱流汗,所以不

好将就。她站起身来走近玲,轻声地说:“玲,19间是心脏手术间,温度相对低一点,再说,这个主刀医生特别怕热,我担心他滴汗,污染手术切口就麻烦了。”洗手护士玲无可奈何地沉默了,只感到手术间垂直式层流在这寒冷的冬天由头凉到了背脊。
    
3个小时的双侧甲状腺肿物切除术终于完成了。玲一边收拾器械一边娇滴滴地说:“哎呀!冷死我了,要是有人温暖一下我该有多好哇!”
    
“我呗!从我身上抽点脂肪给你保暖呀!”肥胖的麻醉师打趣地附和着。
    
“切.....”玲吐了吐舌头。
     
下一台手术是小儿包皮环切术,局部麻醉,由年轻护士玲担任巡回护理.她紧凑地进行着术前准备工作,细致地查对手术患儿,接病人进手术间,过手术床,检查液体的通畅情况。
     
患儿6,体形较瘦,性格开朗,和巡回护士玲交流得很轻松,过手术床时还淡定地说:“姐姐,我有点冷。”
   
“喔,别急,我马上给你盖被子。”玲安全地将患儿过完手术床后,顺手就给把被子盖

好了。

“咦!今天怎么不见你们护士长巡视手术间呀!”一旁闲着的医生无聊地问。

“怎么啦!,想她了。”玲一边干活一边说。

“是想她了,想她找茬了。”一旁闲着的医生又说。

“你是想找死了,这样说话。”玲说。

“不是吗?她每次进来手术间总是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……”


     
“请问洗手的这位医生,你叫什么名字呀!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呢?衣领裤腿都露在外面,一点无菌观念都没有,你这个样子对手术病人负责任了吗?麻烦你赶快去重新换好衣服再来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洗手间响起了护士长冬严厉的声音。

玲气得直鼓腮,睁大眼睛大步走向一旁的医生,嗔怪地说:“这回你真的找死来了。”然后俩人都忍俊不禁地抿嘴笑了,接着就都一本正经地各行其事。

   
正在洗手的年轻医生不敢出声,低着头走出了手术室的洗手间。
   
护士长冬径直走进了第19手术间,第一眼就关注到了趟在手术床上的患儿。
  
“玲,你怎么不给患儿用保暖设施?天气这么冷,怎么还像以前那样病人一躺,被子一盖,根本不去想病人到底暖了吗?”护士长冬以一贯严厉的语气说道。玲赶紧放下手中的三通,转身就去清洁物品柜拿出了充气保温毯,正准备给患儿展开的双上肢盖上去。
  
“玲,你在操作的时候评估病人了吗?”病人体形瘦小,双上肢接触保温毯的体表面积

就更少了,这样会有保温效果吗?我们有专用的小儿保温水毯,你为什么不用呢?”护士长

语气仍旧掷地有声。

“糟糕,她怎么还不走,每天巡视手术间,总找毛病,烦不烦”玲心里埋怨着。还以为她那掩耳不及之势足可以打发她走,现在看来是没门。
 
“喔,好的,好的,我这就去拿”玲赶紧应付道。
 
“我去拿吧,你抓紧时间准备其他的,医生都到位了,不要让病人待的时间太长了。”护

士长冬转身走出了手术间。
 
“你们护士长要求真严格呀!刚才把我给吓死了,语气那么坚定,不容分说的样子。刚才

洗手被批评的年轻医生感叹道。
 
“她当然严格呀!她是手术护士长呀,俨然一个‘寒冬'呀!看来你还是初来乍到。”不知道谁思维这么敏捷,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太有才了。
  
“嘿嘿嘿”惹得手术间的其他几位医生笑了,原本严肃的气氛顿时有了几分轻松。
  很快,护士长从相隔几个手术间的贵重仪器房推来了小儿保温水毯,温柔地对着患儿说:“小朋友,你先坐起来,阿姨给你铺上保暖毯,暖暖的,保证你不冷了”。玲配合地扶着患儿小心地坐起来,护士长冬亲自把保温水毯铺在手术床单下,调节至38摄氏度。然后又对着玲说:


 
“玲,你知道我们科有哪些用于病人保温仪器吗?”护士长继续追问,豪不放松。
 
“有成人保温毯,小儿保温水毯,还有...”玲怯怯地回答,想不起还有其他的。
  
“我们有输血加温仪23个,液体加温箱23个,成人保温毯23个,小儿保温水毯10个,这些都是我们科开展优质护理服务的重要措施,护理要让病人满意,不是口号,要具体落到实处,就是要暖到病人的心窝上,语言上要温暖病人,行动上更是要在细节上给予病人温暖,保证病人躺在手术床上是暖的,输进去的液体是暖的,如果是年老体瘦手术时间长的病人,我们还要在床单下垫上啫喱垫,防范术中压疮,这些细节护理要时刻记住。”护士长冬补充着。朴实的话语,言传身教的感染力已经渗透到玲的内心深处。

玲一阵惭愧,自己一个正常人都觉得冷,却不能像护士长那样换位地为病人保有暖。
   40
分钟后,手术结束。
  
玲和手术医生护送着患儿走出手术间。还没等玲叫喊患儿家属的名字,孩子的妈妈早已在门口等待,紧张地迎了上来,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保暖衣服拿出来盖在患儿身上,低下头

来关切地问:
  
“快点把这件衣服盖上,这么冷的天气,别着凉了,里面一定很冷吧?”
  
“不冷,妈妈,里面(手术间)的床好暖和呀!就像睡在家里的电热毯一样,一点都不

冷。”开朗而又机灵的小家伙不加思索地说。
  
“是呀!你的小手还暖暖的呢,谢谢你啦!谢谢你啦!姑娘。”患儿妈妈向玲报以真诚

的谢意。
  
玲微笑着摇摇头,一丝谦意掠过心头,脑海里想起了自己在上一台手术的时候被寒冷包

围的感觉,还有护士长冬为患儿亲自铺上保暖水毯的情形,不禁深吸一口气,她转过身来,

不知什么时候,护士长冬就在不远处,她目睹着眼前的一切,正冲着玲会意的笑,有如冬

日里的一缕阳光,那么温暖,刹那间,她感觉到护士长严肃认真的寒冬形象,内心是细腻

而又辐射着热力的暖冬。
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作者:王燕妮(手术室护师)